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复: 0

人生何处不相逢

[复制链接]

8万

主题

8万

帖子

2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42262
发表于 2020-2-15 03:1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人生何处不相逢
  有些人,你和他相识一辈子,可能也说不上几句交心的话,而有些人,可能仅仅是你偶然邂逅的生命过客,你却把整个心迹向他剖析……

  

  人生何处不相逢

  ——一世情缘

  

  

              

    有些人,你和他相识一辈子,可能也说不上几句交心的话,而有些人,可能仅仅是你偶然邂逅的生命过客,你却把整个心迹向他剖析。人与人之间的缘分,说不清,道不明,是件很玄妙的事。

    记得92年夏天在漳平潘洛铁矿实习时,认识了一个当时也在那实习的湖南男孩龙山。相处了一个月,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。龙山个头不高,壮壮的,皮肤微黑,一脸憨厚,牙齿却整齐、洁白,让我羡慕不已。说来好笑,我观察一个人往往是从对方的牙齿开始的。龙山最先引起我注意的就是他洁白的牙齿。那天是两个实习队的队员交流,我坐在角落没吭声,他也是坐在角落没吭声。不知谁突然讲了一句笑话,引得大家哄堂大笑。短暂的一瞬间,我却在众人中发现他的牙齿好白、好整齐。都说不可以貌取人,但我还是喜欢牙齿好的人,没来由的。在潘洛铁矿实习那年,我们都是17岁,一个爱做梦的年龄,成天喜欢听林志颖的《十七岁的雨季》。

    潘洛铁矿在漳平一个偏僻的山旮旯,与安溪交界的大山中。铁矿很大,在一个叫“大深”的火车小站下车后,停在站台就可以看见对面褐黄色群山下一幢幢整齐的楼房,那是铁矿的生活区。后来听铁矿的朋友讲,80后代末铁矿辉煌时,还曾被漳平人叫做“漳平的小香港”。

    当我走下破旧而缓慢的火车时,在这陌生的地方,我却找不到一点新奇和雀跃。都说“凡是陌生的地方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,不是诱惑于它的美丽,而是诱惑于它的传说。”然而面对那逶迤连绵的群山,我的心情还是不可救药的降到冰点。我是从大山走出来的山里孩子,我渴望城市喧嚣、繁华的生活,大山太寂寞了,寂寞得你会注意不到岁月的流逝。这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所永远不会感觉得到的。

    随着拥挤的人群,我挤上了从火车站开往铁矿的客车,心绪零乱。铁矿的分管领导给前来实习的带队老师、学生致了简单的欢迎词后,丢下我们不见踪影。还好,先我们而来的老师已经联系好住处,安顿下来后,身旁的同学仿佛炸开锅的水,沸腾不已。我漠然的望着他们,一个人悄悄往外走,信步而行,四处瞎逛,想在这即将流放一个月的地方找到属于自己的乐园。

    铁矿后山人迹罕至,荒草萋萋,摇曳的芦苇遍地丛生。我知道,这就是我的乐园。

    在这幽静的环境中,我常常一个人坐着冥想。十七岁的年纪,我已经学会了忧伤和沉默,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总是让人在不得已中学会长大。徜徉在这片荒芜的角落,望着随风摇动的芦叶上跳跃着夕阳灿烂的霞光,听着铁矿的高音喇叭无休无止的播放着嘈杂的音乐,表情愣愣的,眼神寂寂的。夕阳西下,天际的山巅亮着一抺绚烂的晚霞,耀眼异常,光彩夺目。慢慢的,暮色四合,无边的迷茫的夜色把我通体笼罩,笼罩的还有我的忧伤。

   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我一个人的领地却多出了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孩,他躺在绿草地上,手枕着头,久久凝望着高天上的浮云淹没在密匝匝的荒草中。仔细观察,原来是他,那个牙齿整齐、洁白的男孩,另一个实习队的。两个人怎么说上话的,我记不清了,只记得他告诉我他叫龙山,湖南人。年青的缘故吧,还是因为在这陌生的地方,我们都是外来人口,很快的我们就坐在一起聊天,说的都是自己学校和家乡的事情,说到家人时,他的眼眸亮亮的,平静的声音里无意中流露出一丝兴奋和惦念。那天傍晚,我们从彩霞满天一直聊到暮色苍茫时才回宿舍。蚊叮虫咬,可丝毫不影响聊天的兴致。我们都说了很多,一种熟络的感觉无意间滋生在心中。临别时,我们邀好第二天傍晚再到这里。在这陌生的铁矿,只有这片荒芜的芦苇地是属于我的,不知他是否也这样想?

    第二天傍晚,我早早的又去了铁矿后山的芦苇地。夕阳依旧美丽,可是我等到漆黑的暮色笼罩天际时,他还没有出现。夜风凉爽,我的心却烦燥不安。一股没来由的失落感重重撞击着我的心,如同虫噬。

    “他怎么了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我喃喃自语,我不相信他会失约,因为他面对我时真诚的目光。人可以伪装,但眼神却是骗不了人。

    一个人坐在幽暗的芦苇丛中,我固执地等待,让零乱的心绪将自己淹没。黑暗中,望着飘飘摇摇的流萤,静默着,我相信他一定会来。

    月亮从对面的山巅露出了脸,如水的月华洒满整个铁矿。我怔怔的坐着,望着深邃天穹中的月亮,望着满天星辰,心里满是怅惘,一种被愚弄的情绪在瞬间占据了整个脑海。

    什么时候回宿舍的已经没印象了。半夜,我觉得冷得厉害,浑身在抖,把被子裹紧些依旧不凑效。迷迷糊糊中,又觉得口干舌燥,想喝水,却爬不起来,头昏沉沉的在抽搐。当我有意识时,我已经躺在矿医院的病床上,病房里挤满了同班同学。看着他们,我才知道自己已被送进北京中科医院谈猪肝对白癜风的影响医院。

    “谢谢你们!”我难为情的向大家笑笑,道了声感谢,却找不到更多的话,一直以来,我都习惯独来独往,虽没和谁吵过架,却也无一亲密的同学。

    “你好好休息吧!是另一个实习队的人来找你,才发现你生病的事。”班长淡淡地说。他说的是实情,在这个班上,多我一个,少我一个,没有谁会注意的。

    “另一个实习队?龙山?”我心里转念一想,恨恨的,他来找我干嘛?还想耍我?

    挤在病房的同学都出去了,我一个人躺在安静的病房,眼望着窗外阳光下发光的绿叶发呆,莫明的惆怅在心里暗涌。

    “小宇,你醒啦?”在我凝想之际,龙山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    我瞟了他一眼,没吭声,怨恨的把头扭向另一边。

    “你生气啦?真是对不起!昨晚我们实习队请采区主任吃饭,大家一起去的,我忘了去后山告诉你一声,让你白等了。对不起!”龙山站在床边,很诚肯的解释着。

    “好了,别说了,我又不是傻瓜,我怎么会一直在那等你。你没去之前,我每天都去的,并不是因为你。”我虽病了,说话却还是咄咄逼人,说完又把头扭向一边。我等了他整整一个晚上,实在是气愤,我是个十足的傻瓜。

    “对不起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说着,他拉了拉我的手,又把我的头扭过来,强迫我面对着他。

    “想跟我说什么?没诚意的家伙!”我瞪了他一眼,表情淡淡的,脸上泛着一层灰。

    “知道吗?昨晚上,我们实习队把采区主任灌醉了,那家伙真能喝,我们队里也喝晕了好几个……”龙山故意夸张的渲染,转移话题,不想让我再生气。

    “你喝得倒很痛快,还来干嘛?继续喝呀!酒国英雄!”我不冷不热地说。

    “呵呵!小宇,对不起啦!你怎么会又感冒又发烧,是不是受了风寒?”龙山干咳了几声,关切地问。

    “我又不是医生,怎么会知道,我醒过来时已经躺在这了,还没见到医生的面,先见到你。好象还得谢谢你!要不是你发现了,我现在说不定还躺在床上……”我对视着他的眼睛,语气里有点味。

    “不用,不用!”龙山说完不再哼声,并随手削了一个苹果递给我。

    病房里一时陷入了一片静寂。

    挂了瓶我在下午就出院回实习队临时住处,他们都到另一个采区参观了,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。窗外的树上,夏蝉“知了、知了”不歇不止地叫个不停,让人异常心烦。躺在床上,随手翻了翻枕边的杂志又无聊地放下,望着屋顶的蜘蛛网发呆,那蜘蛛网仿佛是一处绝妙的风景,怎么看也看不厌。

    “这鬼地方,我真是一天都不想呆了。”我心里呐喊着。

    “咚咚咚!”有人来儿童患白癜风都有什么危害敲门了。

    “谁呀!请进!门没锁。”我客气地说。

    “是我,小宇!”龙山说着,推开门走白癜风患者症状有哪些及其原因了进来。

    “你下午怎么没去实习?来找我有事么?”我的气还没消,说话时有声音没表情。

    “我请了半天假来陪你,知道你会闷的。”龙山径直走到我的床边。

    其实在心里我已经原谅他了,偶然相识的人,我又能寄于多少厚望?只是情绪上一时转不过来,愣愣的望着他。

    “小宇,我把集邮册带来给你看。”说着,龙山递上他的集邮册。

    我从小也集邮,十几年了集有厚厚的三大本,只是没带在身边。围绕着龙山的集邮册,话题一个个闪现,我们又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。说到邮票,龙山神采飞扬,他对邮品很有些自己独特的见解,一席谈话,让我获益非浅。他的邮票都保存得很好,分门别类,井然有序。看着,在心里暗暗佩服他的细心和耐性。

    那天以后,龙山每天实习回来都会跑到我的宿舍找我。我们一起在铁矿生活区四处逛荡,更多时候还是一起到铁矿后山的芦苇地,我们的乐园聊天。他依旧说到他的家人,他的童年,他的好朋友还有美丽的湘西。以前只在沈从文先生的文章中感受过湘西的美丽,现在从龙山口中描绘出来,似乎更传神,更具体,绘声绘色的。龙山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湖南人,淳朴、真诚。我也告诉他我的家,我的家人,还有家乡美丽的山山水水。都说自己的家乡美,因为那是我们生命的源,但我更迫切的希望,美丽的家乡,那偏僻的山旮旯,能够早日走上康庄大道。我不知道这美好的祝愿要多久才会实现?

    认识龙山,身边有个可以说话的人,在铁矿寂聊的实习生活中也就多了一些乐趣。我们的家庭非常的像,除了父母,他是老大,下面有两个妹妹,我也是。他家也在大山中,家乡有一条蜿蜒而过的河流,已经记不起叫什么河,但不是湘江,或许是湘江的支流吧!记得他曾说过,他毕业后一定不能回到大山中,他要在大城市里挣好多的钱,然后才回家乡投资,开发家乡富饶的资源,让家乡人都富裕起来。大山的贫穷,我们的感触一样深,贫穷所带来的自卑,我们都曾有过。说起淳朴的乡情、乡亲我们又有说不完的话,他似乎是上天派来专程和我说话的人,说什么都那么投机,在这之前我很少和一个人说这么多话。

    记得有一天,大雨过后,我正躺在宿舍的床上看书。龙山又来找我,一脸沮丧。

    “你怎么啦?那张脸好象被霜打过的茄子。”我问他。

    “也没什么,上午在矿区的小园里捡到一只小鸟,被雨淋得羽毛都敛在一起,飞不了,掉在路边的。我把它带回宿舍,喂它饭,它不吃,我把它装在纸盒里,我怕它会闷死还挖了洞,刚才实习回来,小鸟已经死了,整个身体僵硬,没有白癜风疾病的病因如何确定温度了……”龙山的语言有些内疚,有些感伤。

    “那就把它扔了,你已经尽力。”我平淡地说。

    “扔了?你好残忍,小宇。”龙山不满意地说,眼神冷冷的藐视着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20-2-26 10:03 , Processed in 0.06838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