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0|回复: 0

风 从 指 间 吹 过(9_16)

[复制链接]

8万

主题

8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55502
发表于 2020-2-15 08:5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风 从 指 间 吹 过(9_16)
  

  

  

  风 从 指 间 吹 过(9_16)

  ——桂子飘香

  

  

  9.漂泊

  当我顺流而下,漂流到你的岸边,你能否收容我,一个孤单的魂魄。我一路的走来,渴望找到失落的自己,它丢失在哪个年月,或者遗忘于哪个角落。它在《诗经》里出现,它在唐歌里演绎,它长成连理枝,它化做双飞蝶。我想在你的坚强的臂膀里,放飞久怀的梦想。

  那是玫瑰色的梦想,也有玫瑰般的馨香。

  遥远的河岸上长满茂密的芦苇,舟中的浅流里有翠翠的青荇招摇。

  潮汐之间,我会漂流到哪里?摩西的竹篮将把我送到何方,前面有没有流蜜的迦南地?我又与谁签下不悔的圣约?上帝会不会在我有难的时候伸手相援?

  梦中不识路,哪里是归途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

  我只知道我有一个空空的梦想。

  我只知道,有一粒种子深埋在古老的泥封里,仿佛那颗古莲要历经千年的洗礼,才会在馨香的夏夜里萌芽,开出如水的花。

  于是,我不停的在长河里漂泊,直到这一颗心慢慢衰老,也成为古老的莲子,去经历下一个千年的洗礼,莲叶田田,再一次亭亭而立,开出水一般的花,结出水一般的莲子。

  10.告别

  那个夜晚月光是银灰色的柔和,如水似缎。

  那个夜晚之后,知道你毕竟要远去,最终消失成五线谱上一个小小的黑黑的圆点,甚至来不及阅读,来不及弹奏。不知用何种方式告别,不知用何种方式慰藉,不知如何权重它的轻与重。原来轻重之间并无清清楚楚的界河,譬如对与错,黑与白,是与非,差之毫厘,才会谬以千里,舍得舍得,不舍不得。事物的终极就是新的开始。因重而担负,因轻而飞扬。这茫然的灵魂为了什么才担负,是为了让你在轻盈之间获得飞翔。

  这是蝴蝶的紫翼,这是男性面部出现白癜风的原因是什么大雕的翅膀。

  西出阳关,我欲举杯为你送行,杯中有紫红的甜酒。

  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我可以慢慢转过身,不能凝视你的眼,不想让你窥见我醉里的朦胧的泪眼。

  那个夜晚有银灰色的月光,月光里有我如水似缎的思念。

  11.回首

  谁的容颜不停的在我的梦中闪现,当我曳这裙裾悄悄站在你面前,所有的时间都在回首,所有的空间都在回首。你的气息,久久不散的温暖,在夕阳的轻云里幻成玫瑰的紫纱,触碰着我的眉宇。涉得过那浅浅的河水么,我没有自信。暖暖的秋阳里,唯一可做的就是感受秋风吹过。

  风过水边,芦花飘雪;风过树梢,桂屑铺地,回首处,灯火阑珊,星光灿烂。

  我是那洛水河边的女子,披着松萝,曳着红色的裙裾,踏着水波而来。

  水边的软沙,湿润而松散,在我的趾间滑落;轻轻的水波,拍打着我赤裸的脚踝。水面浩淼,明月初升,银光咋泄,水光接天。

  月夜幽梦,零泪满衣。谁的容颜不停的在我的梦中闪现。

  水边,有风从指间轻轻吹过。

  12.自嘲

  一定有人在笑我的幼稚,一定有人在笑我的无知。我在你的心中,是否是一根轻轻的翎羽?

  经常这样考问自己:你是谁?你想要什么?人生行进的轨迹不可能是圆满,而始终是一条弯弯曲曲的不可回转的河流,我说不清它的起点,也说不清它的终点,我从何处来,又到哪里去?我始终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。在仅有一次的生的过程中,我无法准备,我无法拿它与前世相比,也永远不可能在来世加以修正,因此,所有的,不知对错;因此,所有的,都值得珍惜,哪怕是一点点回忆。甜的苦的酸的痛的,一粒粒的珍珠,穿在宝贵的链子上,可以用心去悉数,然后看它们一点点化成闪闪的星辉,倾洒在静夜的思索里,幻想在下一个春天播种。

  你是谁?你从哪里来?你也能穿在我的链子上么?生命的意义有时是那样的重,一颗幼稚透明的心,是无法承载它的重负的;而生命的形式与内容有时又是那样的轻,轻到可以用微微一笑去玩味,去诠释,仿佛手里的一羽白色翎毛,吹一口气,就能让它脱手飞扬。

  当我站在窗前,观看那一弯晓月,那还是不是苏东坡吟颂过的月?当我聆听窗下的蟋蟀振羽,那到底是哪一只蟋蟀,是不是去岁的一只?它在我的耳边聆唱什么?

  你是谁?为何觉得就是月台列车上的那一方面孔?也会在列车上一闪而过。我会目送你远去,然后俯身拾起海滨沙滩上一枚光滑的贝壳,看大海潮起潮白癜风患者能喝菊花茶吗落。

  13.观赏

  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

  当大海潮起潮落时,我在观赏那一轮圆月。

  从那条小路,到对岸的小岛,路虽不长,却要走很久很久,往往要半天的时日;可谁又知道,心中的孤岛有多远,要用多久才能到达它的终极;可能会用一生的时日吧。为了这个目标,我起程,漂泊;不知还要多久权威白癜风专家刘云涛回答儿童白癜风怎么治疗好

  当我观赏那一轮圆月,圆月也在观赏我么?

  我经常这样想,我是谁眼里的风景?

  曾经站在古老的城垣观赏流云落日,观赏城墙方砖上的历史苍桑,观赏心中那一张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,而不待我定睛,景色早已成为半空彩霞,陪伴我的只有泪水潸然。

  远远的,隔着夕阳的是平原;平原的边上,是郁郁葱葱的树林,宛如坚固的城堡。

  树林的尽头,是刚刚升起的圆月,青辉四射。

  当大海潮起潮落时,我在观赏那一轮圆月。

  古人感叹:海上升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

  此刻,谁人与我共一醉,谁人与我共婵娟。

  14.幻想

  为什么会如此?不应该对生活有过分的奢望,当我把自己交给命运,我知道我的心离渡口越来越远。我可以用手去触摸来路上的深深的车辙。

  车辙在前,而我不愿再走来时的道路。我不愿回首去看高大石坊上的故事,也不愿去读时尚杂志中的妖冶的眼睛惑人的嘴唇裸露的胸脯,因那里面,能读出女人的辛酸与眼泪,虽然石坊上写满高尚,虽然眼睛闪烁甜蜜妩媚的微笑。

  谁是藏在金屋里的阿娇,谁是叱咤风云的女杰?

  女人是花?

  女人是水?

  女人是泪?

  在这男权的经济社会里,哪一个才是她的真正答案?

  这些女人都不是我。

  我只想做拥有一方蓝天拥有一寸阳光的自由的鸽子。

  站在屋檐下,却能看很远很远,也能飞很远很远。

  因为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;因为心有多大,世界就有大。

  你是那个舞台么,你是那个世界么,你是那一方任我飞翔的蓝天么?

  15.记忆

  没有熟悉的准备,因你在陌生里走来。

  没有陌生的感觉,因你在熟悉里接近。

  你,是我最亲近的朋友。

  我不厌其烦的歌吟,因我那无心之心,是清澈的溪流,涓涓的无声流过。

  拼却一生,为的那一个。

  那一年的那一个季节,那个季节的那一个午后,那个午后的那一刻,有眩目的阳光,阳光中飞扬着春天的微尘,微尘里有料峭的气息。望着你的眼,说不出要说的话,只记得你手中玻璃杯里的红红的果酒。

  怎么想的?

  我无言以对。

  然后,就是无声的分手,从此,咫尺天涯;从此,远远的离开,天各一方,只记得你的高大的背影,温暖的笑容,略带疲倦的脸。

  那一年的那一个季节,那个季节的那一个午后,那个午后的那一刻,心事依旧却香尘暗陌。

  我,是你最亲近的朋友么?

  16.献礼

  唯一能战胜时光的就是诗篇,唯一能能战胜离别的也是诗篇。它是我内心的坚强,是我给自己的献礼,为自己喝彩,胜过鲜花,胜过掌声,胜过一切的奖赏。

  所有的诗句,赠给那些曾经爱我的我爱的错过的或未曾谋面的。

  梦断香沉四十年,许多的岁月,在今夜呼啸的大风雪中湮没,只剩天地间苍苍茫茫的一片。苍茫之间,所有能记得的人所有能记得的事,零星的闪烁着与我面对弥漫的寂静,寂静里偶有风声尖利的急速的掠过,好一场世纪罕遇的暴风雪。

  仿佛能看到自己逶迤蛇行的脚印,一路艰难的行进,一直延伸到脚下。远远的,有深有浅,当我要拿起画笔欲做一番修饰,它却早已成为似水流年,无法矫正,即使是错误,也成为无法改变的昨天。

  人世间,多少事情能完整的追悔呢?又怎样追悔,追悔什么呢?

  因此,可以用诗句代替所有过去的美丽,著成心里的丰碑,作为给自己的献礼,在没有鲜花与掌声的雪夜。

  可以为自己喝彩!

  因为那些是整个过程的的一个一个篇章。

  我会把它也献给你,因我赤裸着而来,一无所有。

  今夜,有暴风雪。

    
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20-2-28 22:57 , Processed in 0.06873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